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法学论文范文 > 劳动权利的内涵分析

劳动权利的内涵分析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2-01 02:10:17

 

【摘要】为了探讨中国劳动权利的含义,本文首先阐述了劳动权利的产生和发展阶段和趋势,并以此作为分析中国劳动权利定义的启示。随着发展的历史,我们同意“广义理论”,同时揭示中国的劳动权利属性经历了从自由属性到社会权利属性的逐步扩展,并得出结论,在当前的背景下金融危机国家不再只是尊重公民权利的消极义务,而且还有积极的保护义务。

关键词:劳动权利,生产与发展,内涵,保障义务


自2007年以来,全球经济危机继续蔓延。自2008年以来,国际金融危机形势急剧恶化,全球经济衰退,大量企业纷纷倒闭,失业率大幅上升。这引起了许多国家的社会动荡。没有例外。随着全球经济危机的恶化,2009年成为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发展最困难的一年。在努力实现经济增长的同时,中国领导层充分维护社会稳定是最关心的问题之一。目前,中国的失业问题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这无可奈何地问我们:国家应该对工人的失业负责吗?作为劳动者,你有哪些劳工权利?国家是否有义务保护工人的劳动权利?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追溯国内外劳工权利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


二是劳动权利的产生和发展


在人类社会中,有劳动,但劳动权利并没有伴随着人类社会。作为基本人权的劳动权利经历了从理论概念到立法保障的漫长过程。我们将粗略地分为几个阶段:(1)无权工作的阶段。在原始社会中,人们共同生存,共同努力,没有劳动权利的概念。在奴隶社会中,奴隶只是奴隶主的工具,没有基本的人格,更不用说权利了。在封建社会中,农民因土地而与地主联系在一起,他们被迫为生存而工作。没有独立的法人资格,也没有工作权。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在资本主义社会之前,劳动只是被剥削阶级的自然义务。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劳动成为一种权利。” (2)劳动权利的概念和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后,随着对资产阶级的无情剥削,人权思想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形成,劳动权利的思想和理论应运而生。 “在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阶段,新兴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封建贵族,为了巩固和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从14世纪中叶到17世纪末,公开使用国家暴力来宣传一系列血腥和可怕的“劳动条例”。使用鞭打,烙印,折磨和其他手段来粉碎劳动力。“在反对资产阶级剥削和压迫的斗争中形成了劳动权利观念和理论。同时,人权思想和社会主义思想也为劳动权利观念和理论的形成提供了思想基础。 “从分散的促进劳动权利理论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对劳动权利有意识或无意识指导的各种理论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权思想和社会主义思想。”如:自然法这种才华横溢的人权主义主张生活中的自由和平等。人权是人类作为人类不可或缺的。这里人民的权利和自由还包括劳动自由或劳动自由。伏尔泰倡导的“自由”包括劳动自由,这是没有财产的人的财产。在“乌托邦”一书中,乌托邦的社会主义者摩尔提出“每个人都参与劳动”,“有六个小时的劳动者有权休息”和“选择技能作为专业职业的自由”。莫里里把劳动视为“公民的光荣权利”,并相信每个公民都将成为一个有工作和社会支持的公务员。圣西蒙提出应规定劳动权利,并按工作分配工作(按工作分配)。提议女性应该参与其中

与男性平等的公共劳动。欧文提出了一个八小时的工作系统,并根据需要分配理想。傅立叶首先提出了“劳动权利”的概念,傅立叶认为劳动是“最重要的自然人权”。如果没有劳动权利,那么公民的其他权利将不复存在。在他设计的协调制度中,劳动不再是负担,而是自由和多样化。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劳动力。傅立业不仅首次提出了“劳动权利”的概念,而且将劳动权利置于基础之上,这是一个伟大的创造。恩格斯评论说:“工作权是由傅立叶发明的。” “劳工权利”的概念最初由奥地利的Anton Menger提出。他相信1886年出版的“劳动法的所有历史”,劳动权利劳动者的受益权和生存权是新一代人权群体的基础 - 基本经济权利。 (3)劳动权利的立法保障阶段。在这个阶段,劳动权利立法以各种形式提出,国内立法和国际立法的特点是相辅相成的。还应指出的是,劳动权利立法与工人阶级斗争和劳动权利理论的形成和发展是分不开的。后者为前者奠定了基础,前者是后者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后者的立法阶段。为便于讨论而单独列出。 1802年,英国学徒健康和道德法是第一部保护童工的立法。这也是限制资本家剥夺工人的第一部法律,并为现代劳动立法开创了先例。但是,它尚未正式确认以法律形式工作的权利。在1848年二月革命期间,法国无产阶级迫使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发布“所有公民的劳动机会宣言”,承认工人享有工作权,并首次确认工作的权利形式法令1918年,苏联建立了世界上第一部劳工法。

1944年国际劳工大会通过的“费城宣言”,1948年联合国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国际劳工组织于1964年通过的“就业政策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1966年由联合国设立。“等以国际立法的形式确认并保障劳工权利。


从上述劳动权利演变的历史来看,我们发现了以下重要趋势和特征:第一,生产力的发展是劳动权利产生和发展的社会物质基础。从最初的生存行为来看,劳动力演变为劳动权利的概念和劳动权利的斗争行为,然后由国家确认并提升为合法的劳动权利。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可以说,人类的每一个思想和行为背后,都有其不可避免的社会经济基础的产生和发展。因此,当我们审视工作权时,我们不能考虑国家支持劳工权利的社会物质条件。其次,劳动权利的概念与自然法学派的“天赋”一起产生。它为人权奠定了深刻的理论基础。可以说,劳动权利从最初的概念被视为基本权利。人权,对随后的劳工立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人权理论和人权保护运动的影响是劳动立法兴起和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劳动立法是在某种意义上实施人权理论。”第三,通过劳动立法保护劳工权利已成为国际性的。趋势和劳工立法的级别继续增加,立法范围继续扩大,从最初的政府法令到随后的宪法规定,从国内立法到国际立法。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劳动权利的内容不断丰富,必将给国家的劳动权利立法和劳动权利保护带来新的挑战。


3.探索中国劳工权利的含义


(1)中国学术界对劳动权利的界定


中国学术界对劳动权的界定可以说是不同的意见。我们将它们归纳为以下学说:


首先,最狭隘的观点有其代表性观点:“劳动权利只意味着公民有权靠劳动谋生,并要求国家和社会提供劳动机会。”所谓劳动权利是指依法公民。规定他们有平等的就业机会和职业选择。这就是说,工作权仅指就业权和选择权。


第二个是“狭义”,其代表性观点是:“劳动权利是指有能力从事工作并获得相应报酬的公民的权利。主要包括工作权和报酬权。 。中国大百科(法律卷)19

84)工作权被定义为:“有工作能力的公民可以获得安全和适当报酬的工作权。”这一理论更狭隘地说,工作权也应包括报酬权。 。



第三是“广义理论”。代表性的观点是劳动权是一项综合权利。就业权是其核心和基础。同时,它还包括自由选择权,职业培训权,获得最低工资的权利以及安全和卫生。工作权利条件,工作权利,休息权利等,但不包括组织工会的权利,罢工权利。


第四是“最广泛的意义”。代表性的观点是:“劳动权利是指劳动者享有劳动就业权,工作选择和实践权利变更,劳动保护,劳动保护和劳动法律关系中的社会救济权的总称。” “劳工权利是劳动者或协会权利的总称,以就业和结社权(团结权)为核心,以及出生或与劳动密切相关的人。阶级权利。”


(2)我们对工作权的理解

排版设计

在中国,劳动权利的正确定义应该关注世界劳动权利的产生和发展的情况。这已经在上面提到,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真研究我国劳动权利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因为中国的劳动权利有其特殊性,尽管这种特殊性是相对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是劳动权利产生的经济基础。辛亥革命前后西方人权思想的传播,是劳动权利产生的思想基础。有学者认为,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人权运动的倡导者之一罗龙基在“论人权”一书中提出:“国民有权工作,国家有责任”为国民提供劳动机会。国家失业是国家失职的证据。这表明国家没有人权负担。“它是国内理论研究中最早的劳动权利文献。这种观点是西方人权思想的影响和更先进的劳动权利概念的产物。最早的关于中国劳动权利的立法文件是1913年的“天坛宪法草案”。宪法第8条规定:“中华民国人民有选择居住和职业的自由,不是受法律限制。“这项权利可以说是专业的选择自由,体现了劳动自由的权利。随后,中华民国的立法或文件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1914年法”,“劳动立法原则”和“劳动法纲要”,由党于1922年制定,宪法中华民国1923年和1930年太原扩大会议法草案,中华民国193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终身法,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劳动法和宪法1946年的中华民国都有关于劳工权利的相关规定。通过观察这一时期的劳动立法,我们发现劳动权利的内容已经开始丰富。特别是,中共领导的劳动立法已成为大多数劳动权利的“最广义”代表,劳动权利开始成为干预的防御力量逐渐向国家扩展,应积极采取措施保护受益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四部宪法确认劳动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现行“宪法”第4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权利和义务工作。”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四项规定:“国家通过各种渠道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提高劳动报酬和福利待遇。”“国家需要雇用公民进行劳务就业培训。“第43条第1款第2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人有权休息。“”国家发展工人的休养设施,规定了员工的工作时间和休假制度。第45条第3款规定:“国家和社会帮助安排盲人,聋哑人和其他残疾公民的劳动,生活和教育。” 1995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是中国保障公民实现工作权的最基本法,第3条规定:“劳动者有平等就业和职业的权利”选择,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的权利,工作安全和健康保护的权利,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劳动争议的权利,以及其他劳工权利法律规定。)此外,农业法国内劳动立法,如“土地承包经营法”,“矿产安全法”,“工会法”,“妇女权益保护法”和“法律”等。保护老年人的权益都有关于劳工权利的规定。2001年,我国加入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全面界定从最广泛的意义上工作的权利。第6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国承认工作权利,包括人人享有自由条件和接受工作谋生的机会,并将采取适当措施保护这一权利。”薛昌利博士说。统计“截至2004年5月16日,中国已经批准了23项国际劳工公约,其中三项是劳动公约的核心,第100,138和182号。这些公约对我们具有约束力,这意味着我国将承担更多的国际劳工公约。保护工作权的责任和义务。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这段时期,中国实行了计划经济体制。改革开放后,它逐步从原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国家的政治功能也发生了变化。据说,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采用“全包一体化”的就业制度,工人无权自由选择职业,国家按计划安排就业,没有失业问题;但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劳资关系仍然存在。市场化,劳动力安置,就业等问题主要通过劳动力市场规范来规范。劳动者可以根据市场需求自由选择职业。政府不再安排就业,也不会干扰雇主选择工人的自由。这是不可避免的。失业问题已经出现。政府的主要职能是采取各种措施促进就业。因此,改革开放后,按照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职能的转变,劳动立法(包括承认国际公约)进一步丰富了劳动权利的内容,同时加强了国家的劳动权利。保护劳工权利的义务,特别是在当前的金融危机下。失业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国家保护劳工权利的义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化。劳动权利的社会权利得到了充分体现。可以说,时代在呼唤“最广泛的意义”

因此,我们采用“广泛的说法”,并认为劳工权利至少应包括以下内容:第一,工作权,包括占有权,平等就业权和选择权。占有权是指公民有权要求国家或社会提供就业机会;平等就业权是指公民有权不受歧视和平等获得就业机会;职业权的选择意味着公民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的职业。对。二,劳动报酬权是指劳动者依照规定或者法律取得报酬的权利,可以自由控制报酬。第三,休息和休假的权利是指在法定工作时间以外休息和休假的权利。第四,职业安全权是指工人在人身安全和健康期间保护自己免受职业伤害的权利。第五,职业培训权利是指职工获得职业培训和教育的权利。第六,民主管理权是指工人参与本单位民主管理的权利,对自己单位的生产经营提出监督和建议。第七,团结的权利,狭隘的团结权利是指工人组织和参加工会的权利,并确保工会的独立运作。广泛的团结意识是指工人有权利用组织的权力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以保护自己的利益,包括三个主要方面:团结权(狭义),谈判群体的权利和罢工的权利。这三种权利通常被外国劳动法学者称为“三权劳动”,日本法律学者集体谈判为“劳动基本权利”的权利也称为集体谈判权。工人和雇主有权集体谈判集体合同。第八,社会保障权是指当分娩,老年,疾病,残疾和失业等劳动风险发生时,工人有权获得国家和社会的某些帮助以维持生计。第九,劳动争议处分权是指劳动者依法申请仲裁,调解和诉讼解决劳动争议的权利。


通过以上对中国劳动权利发展的历史和内涵的分析,我们发现中国受西方自然法学派的影响。劳动权利从一开始就被视为一项基本人权,即一种“自然的”劳动自由权,这种自由权已得到立法的确认。后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劳动权利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劳动保障立法逐步增多,劳动权利的社会权利也开始显现。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公民劳动权利的实现面临着市场调解的困境。此外,当前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劳动权利的社会权利得到充分体现,国家有权工作。不再只有负面的义务来尊重,而是积极的保护和履行义务。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