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法学论文范文 > 【原】欧盟货物贸易的并行应用

【原】欧盟货物贸易的并行应用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3-15 09:15:04

前言


首先,提出问题

作者于2012年6月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经济与法律学院。同年9月,他继续攻读研究生院国际法(国际经济法)硕士学位。华东政法大学教育。人们对国际贸易法和区域自治法律制度一直很感兴趣。 2013年9月,作者参与了出国留学的选拔,获得了在比利时根特大学学习欧盟法律硕士课程的机会,并在根特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学习和研究。他于2014年9月毕业并返回中国。在今年的研究过程中,作者对欧盟法律有了全面的了解和研究。作为当今世界国际法发展的平行产物,欧盟法律在过去60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两个最重要的发展包括欧盟内部市场一体化法和欧盟竞争法。其中,根据最新的“里斯本条约”,欧盟内部市场法律法规下的四大自由主义体系发挥了支柱作用,包括货物自由流通,提供服务自由,人员自由流动和资本的自由流动。在这四个系统的建立和过程中,欧洲法院的判决和逐步建立的适用原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这四个系统的直接应用效果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所谓的直接申请效力,即欧盟成员公民可以直接援引“里斯本条约”的条款,反对成员国对欧洲法院的行为进行宣传和起诉。直接应用有效性分为垂直直接应用有效性和并行直接应用有效性。前者指的是起诉公共当局阻碍成员国自由,而后者则针对成员国内没有公共性质的组织或个人。提起诉讼。目前,纵向直接应用效果已被广泛认可并应用于四种免费法律实践中,并行直接应用效果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在商品自由流通下。 2012年,欧洲法院对Fro.bo案的判决做出了一定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被告是德国私营部门行业协会。通过一系列的分析和讨论,欧盟法院最终确定了行业协会建立的市场准入。欧盟内部禁止货物贸易自由的请求与“里斯本条约”第34条不一致,相关条例无效。因此,作者认为有必要分析和讨论商品的自由流通体系是否应该具有平行的适用性。同时,为了更全面地回答这个问题,其他三个自由主义体系并行应用效果的建立,发展和现状也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分析和梳理。自由贸易体系是欧盟四大自由主义体系的核心。作为欧盟法律形成以来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欧盟的四大自由主义体系受到世界各国法律研究人员和工人的广泛关注和研究。研究商品自由贸易体系的并行应用效果,不仅可以加深对欧盟法律的理解和研究,而且对已建立和发展的世界其他自由贸易区具有重要的借鉴和参考价值。 。

.........


二,研究价值和意义

作为欧盟法律规定的四项基本自由之一,货物自由流动制度在欧盟内部建立统一市场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它通过消除欧盟内部的各种贸易壁垒和成员国的歧视性限制来促进货物流通,从而使货物的价值最大化和实现。该系统的直接应用有效性决定了它在实践中的作用。根据平行直接适用有效性的原则,公民或成员国法人等个人可以直接援引“里斯本条约”的法律规定来对抗其他成员国。组织或个人阻碍自由流通行为,因此在国内法院提起诉讼。该系统对于货物自由流动的深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与此同时,这个命题

也是欧盟内部法院和相关学者继续保持研究和讨论热情的领域。由于已经建立了平行的直接应用效率,是否应该给予商品系统的自由流动这种效果一直存在争议。

.........


第一章欧盟货物自由贸易体系


第1节欧盟货物自由贸易体系

自由贸易体系是欧盟建立和发展中最成功的成就之一,也是欧盟法律下的四大自由体系(货物,资本,服务和人员的良好运动)。核心系统。该系统帮助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和法人共同建立一个内部市场(也称为“单一市场”(以前称为“共同市场”)来保护商品.28个成员国之间自由流通,这个系统也给消费者带来了欧盟在购买商品时有更多的选择,并以更优惠的价格购买他们想要的商品。据统计,欧盟的商品贸易占贸易总额的75%。实行自由流通体系。货物也使欧盟地区相关经营者的运作和整个货物贸易环境更加繁荣。除了货物贸易本身的好处外,货物自由流通体系也使欧盟内部市场更加强大。欧盟的商品贸易平台更加开放和多样化,为运营商提供了良好的竞争环境。就业率为欧盟运营商的贸易活动提供了良好的备份条件欧盟。作为成功的区域性国际组织的典范,货物贸易在欧盟内部市场中的作用已成为当今欧盟经济全球化中最重要的发展因素之一。从法律角度来看,货物的自由流通是欧盟建立和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该系统是在欧共体条约中启动的。现在在“里斯本条约”第34-36条中的第28-30条定义了该系统的范围和内容并对其进行了明确界定。禁止成员国采取不公平措施限制欧盟内部的货物贸易。如今,内部市场的发展远远超过了这三个法律规定。其他领域的统一立法以更加详细的方式表达了内部市场的含义,并在一些特殊或某种商品的法律法规中自由流通商品。该系统还具有更具体的条件和限制。尽管如此,“里斯本条约”仍然是欧盟内部货物自由流通体系最重要的合法来源,为该体系的发展和深化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指导。

..........


第二节“里斯本条约”第34-36条规定的货物自由贸易

在“里斯本条约”第三部分的第二部分中,共有三章,共有10个条款,保证货物自由贸易体系内的货物在欧盟内自由流通。其中,第28条和第29条分别概述了欧盟成员国的关税同盟担保以及欧盟内第三国的货物自由流通。第一章(第30-32条)主要规定了欧盟内部货物流通的共同关税义务,并规定了欧盟委员会履行职责时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和参考标准:促进欧盟成员国的贸易与第三国的货物有利于改善欧盟的竞争环境和提高企业的竞争力,避免成员国之间成品贸易的竞争扭曲,避免严重干扰成员经济,确保欧洲联盟。消费增长和产品的合理开发。第二章(第33条)主要规定了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合作,并阐明了欧洲议会和理事会在加强成员国与欧盟成员国委员会之间关税合作方面的传统立法责任。第三章(第34-37条)2主要明确禁止在成员国之间使用数量限制或其他具有同等效果的措施来制造欧盟内部货物自由流动的障碍。进口34,出口第35条,豁免第36条,包括公共道德,公共政策或公共安全;保护人类和动植物的健康和生命;国家持有的艺术品对商品,历史遗址或人类学价值保护以及工商业房地产保护的数量限制不构成禁止免费使用的障碍或任意歧视

成员国之间的比赛。第三十七条着重于国家垄断行业在商品自由贸易和国家层面相关行为方面应做出的变化。

........


第三章欧盟货物贸易并行应用的实证分析........ 23

第1节介绍....... 23

第2节主要案例介绍....... 24

第三节Fra.bo案例........... 39

1.在Fra.bo案件之前的结论..... 39

2. Fra.bo SpA案例.......... 42

3.事实和相关法律程序.......... 43

4.欧洲法院的立场...... 44

5.欧洲法院总法律顾问的意见.......... 46

6.学术评论和意见...... 47

7. Fra.bo案件的价值和意义...... 48

第四章货物贸易自由并行应用的必要性

第1节差异原因分析........... 51

第二节欧盟法律的统一性和有效性........... 53

第3节符合竞争法........... 54

第四节欧洲法院的立场........... 55

第五节货物自由贸易并行应用的豁免分析........... 56

第5章结论...... 57


第四章货物贸易自由并行应用的必要性


根据巴纳德的说法,欧洲法院在某些案件中颁布的法令支持通过纵向直接适用捍卫里斯本条约,以及可以加强条约以反击一些主权成员的事实。尽管大多数判决否认了货物自由流动的平行直接应用,再加上Fra.bo案件与内部市场一体化的根深蒂固的统一,但在“里斯本条约”下寻求货物自由流动并行性的可能性仍然存在。需要。


第1节分析差异的原因

过去四十年的判例法充分证明了“里斯本条约”自由流通制度的平行直接适用的分歧。欧洲法院一直在谨慎探讨适用这一法律论文发表原则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这些自由权利之间的区别。一些特殊权利仅限于国家范围,如(法人和自然人)人民的流通自由,但商品自由流通的权利不仅限于国家,有时可以扩展到第三方的利益。国家。欧盟的“里斯本条约”没有明确限制增强权利条约的范围。根据Niamh Nic Shuibhne的说法,很明显,“里斯本条约”中的自由流通权条约是为欧盟成员国制定的,因为在所附的例外中表达的所有偏差都与公共政策,公共安全和公众有关。健康是有联系的。法律学者坚信,货物的自由流动不同于其他人的自由流通或服务自由,不能直接适用。这是因为可以强制执行和随货物自由流通的限制类型只能由国家法律加以规范。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观点逐渐被颠覆,因为Fra.bo案充分展示了像DVGW这样的私人组织所采取的措施,这些措施对产品进入成员市场具有直接和绝对的影响。即使这些行为和规定不歧视国籍,也可能妨碍其他成员国的货物和进口自由流动的产品。

........


结论


根据Christoph Krenn的说法,欧洲法院在处理真正的里斯本条约自由案件中的平行应用的发展可以被视为一个“难题”,因为欧洲法院在处理案件时的立场略有不同,或者显而易见的是,每一种自由都适用于那些应该归咎于双方的案件。从Walrave案件到Fra.bo案件的尝试跳跃为自由流通法带来了更多便利,最终给出了货物一致性的基本门槛。即使各种自由不同,欧盟法律的统一性也比任何差异都重要,因为欧盟自由的统一适用是保证内部市场一体化的有效途径。从Fra.bo案例中,可以概括许多评论者的观点,并鼓励有限的并行应用效率,即使有些人声称商品的自由流动不应具有平行的适用性,因为它不同于其他自由或现有的自由。竞争法规定了与私人机构的行为有关的规定。其他里斯本条约自由的基本原则可以作为确立货物自由流动并行性的模型。如果我们想确认欧洲法院是否已经建立

为了确定第34条和第35条是否适用于纯粹的私人组织,我们仍然需要等待随后的相关法律法规。从需要在“里斯本条约”中平行适用货物自由流动的有效性的角度来看,企业应该比劣势更有利,因为欧洲法院多年来的谨慎态度仍然难以形容,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来建立它。如果涉及过多干预,个人权利和当事人意思自治将受到损害,并且还会在保护国内市场方面造成损失。另一方面,一些私营组织和协会的条款影响欧盟的贸易,但利用其地位来逃避“里斯本条约”。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法院有责任制止可能会或可能不会来自私人组织的障碍。欧洲法院必须结合相关案件,确认哪一方比货物的自由流通更重要。权衡利弊是一种在法律的实际应用中至关重要的艺术。欧盟一体化的内部市场被认为是欧盟最重要的成就。由于这种权利自由在这一制度中得以确立,欧盟法院应该更加有力地适用于里斯本的实际案例。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