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社会科学论文范文 > 【原】社会养老金保险税收政策研究

【原】社会养老金保险税收政策研究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5-06 10:23:13

第1章简介



1.1研究意义

人口老龄化是指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老年人在总人口中的相对比例的过程。根据国际标准,占总人口10%以上的60岁以上人口比例或占总人口7%以上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可视为老龄化问题。截至2008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2%,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8.3%,超过国际标准分别为10%和7%。换句话说,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将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带来新的问题。如何确保退休后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尤为重要,对中国养老保险制度构成严峻挑战。 。在中国,退休后老年人的经济保障来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是儿童和亲属的支持和支持。在一个文明的国家,中国传统思想仍占据重要地位,支持老年人的义务被公众视为公共秩序。但是,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广泛实施,一对夫妇支持四名老年人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再加上年轻人经济压力的增加和外来文化的影响,对老人,儿童和亲属的收入肯定会逐渐减少,其作用将逐渐消退。第二个问题是老年人在年轻时积累的财富,如房地产,存款,股票,基金,债券和其他形式的投资以及它们带来的好处。但是,这些财产具有一定的波动性和随意性,不能完全保证退休后老年人的生活。三是养老保险提供的保险收入,包括国家规定的基本社会养老保险和企业和个人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资本市场的改善,基本的社会养老保险,特别是补充养老保险,将在退休后的老年人收入中发挥关键作用。

在世界银行设计的养老保险“三大支柱”中,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作为“第一支柱”已基本建立在中国,但远远不够。一方面,基本养老保险只能保证退休后的基本生活,而不是一辈子,替代率很低;另一方面,中国基本养老保险的差距正在逐步扩大。根据世界银行2005年关于中国未来养老金收支差距的研究报告,2001年至2075年间,中国基本养老保险的资金缺口高达9.15万亿元。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个人和单位的总缴费率已达到28%,改善空间非常有限。随着老龄化的趋势,劳动力的比例将继续下降,提高贡献率弥补差距的可行性非常低。因此,建立和规范企业补充养老保险(企业年金计划)作为第二支柱,个人补充养老保险计划作为第三支柱是必要和迫切的。



1.1.2经济结构调整需要发展和补充

养老保险消费,投资和出口是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稳定和健康的经济如何降低重复率增长不仅需要消费,投资和出口的持续增长,还需要三者之间的合理比例。回顾一下数据,我们可以找到答案。从1989年到2008年,最终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最初的64.1%下降到目前的45.7%,而投资贡献率从最初的37%增加到45.1%,出口的贡献率是从-1.1%上升至9.2%。也就是说,过去20年中国经济的增长更多地受到投资和出口的推动。这种对投资和出口的依赖将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施加更大的压力。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必须更多地依赖消费增长。然而,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消费率呈下降趋势。2000年为62.3%,2008年降至48.6%。家庭消费率从1991年的47.5%下降到2008年的35.3%,两者都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背后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是由于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导致人们对未来缺乏信心,使收入增长的很大一部分流向储蓄而非消费。这也与数据中反映的现象一致。自1989年以来,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04年的1374元增加到9422元,而人均消费支出从1211元增加到7182元,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从88降到了88元。 %到72%。 。



第二章养老保险税收优惠政策文献综述



2.1相关理论研究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来看,政府税收的目标之一是尽可能避免市场扭曲。因此,各种经济活动应采取“中立”的税收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综合税制对消费和储蓄采用相同的税率,实现消费与储蓄之间的“中性”;因此,支出税制对所有消费征收相同的税率,无论这种消费是否在当前或未来发生,支出税制都实现了当前消费与未来消费之间的“中性”。以迪尔诺特和戴维斯为代表的许多学者认为,从本质上讲,综合税制将储蓄视为商品,但在许多情况下,这是不现实的。因为与商品不同,人们选择不保存自己的表现或属性,而是在将来消费。因此,将储蓄视为“中间产品”更为合适。因此,在综合税制和支出税制中,支出税制更符合公共财政的目标。在纯粹的综合税收制度中,同样的税收政策应适用于所有形式的储蓄。然而,作为一种特殊形式的储蓄,养老金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支持。主要原因包括四个方面:第一,由于个人的近视,很多人会过多地估计自己的未来。乐观,所以很容易导致储蓄不足。政府应该比人民更了解其未来的情况。因此,有必要鼓励人们通过税收优惠来养老金,以确保人们有足够的养老金储蓄收入来维持他们退休后的生活。其次,政府还可以帮助人们参与养老金计划,以确保他们退休后的生活,并在未来减少政府自身的社会保障支出。因为如果退休后人们的收入低于一定水平,政府有必要以社会救助的形式支付。如果你可以为年老时的老年人做好准备,政府可以节省这笔费用并更好地履行其他职能。第三,政府可以通过鼓励养老保险来提高养老基金的水平,从而提高整体储蓄率。最后,养老保险计划的市场化运作可以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对资本市场和社会经济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除了实现公共政策目标外,许多学者还从公平的角度对不同的税制进行了比较分析。卡尔多认为,在公平的所得税制度下,纳税人必须根据他们“从社会中拿走”而不是“对社会的贡献”来纳税。因此,当人们将收入转化为消费时,支出税制只需要纳税,哪个更公平。此外,综合收入制度对各种收入征收相同的税收,即人们的应纳税所得不仅包括其劳务收入,还包括使用税后收入进行储蓄的投资收益,税收。因此,这种情况对纳税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许多学者认为,在公平性方面,支出税制还有其固定的缺陷。一方面,在支出税制下,投资收益免税导致政府在不考虑个人支付能力的情况下征税。这将增加高收入人群的财富,增加储蓄,从长远来看不利于社会。公平分配财富。另一方面,储蓄创造了财产所有权,国家为业主提供更广泛的服务,并且成本更高。因此,要求业主支付更多的税(TTE / ETT模式)比其他人更公平合理。



第三章国内外养老保险税收优惠实践....... 13

3.1税收

经合组织国家的经济活动......... 13

3.2中国养老保险税的实践...... 17

3.2.1基本养老保险......... 17

3.2.2企业年金..... 18

3.2.3个人补充养老保险........ 19

3.3总结...... 19

第四章企业年金税收优惠政策的微观分析....... 21

4.1模型涉及相关政策的分析...... 21

4.1.1现行基本养老金支付制度分析....... 21

4.1.2企业年金支付条款分析......... 23

4.1.3税收计算....... 24

4.2基本养老保险和企业年金微观模拟模型........ 26

4.2.1代表年的确定........ 26

4.2.2选择具有代表性的收入个人...... 26

4.2.3名义工资水平假设........ 27

4.2.4投资收益率假设..... 28

4.3基本养老保险和企业年金替代率的模拟........ 29

4.4最优惠价格的选择........ 36

4.4.1从替换率的模拟结果看出...... 36

4.4.2从税收杠杆的模拟结果......... 37

4.5最佳折扣范围的效果分析...... 38

第五章企业年金税收优惠政策的宏观分析....... 43

5.1企业年金收入的精算模型...... 43

5.1.1适合城市年龄的劳动力预测...... 44

5.1.2就业率的假设......... 44

5.1.3年金计划参与率的假设...... 46

5.2企业年金支出的精算模型... 46

5.2.1年金支付..... 47

5.2.2管理费..... 49

5.3企业年金积累的精算模型... 49

5.4模拟结果和分析.... 49

5.5税收优惠的可行性........ 55



结论



本文对中国养老保险养老金制度进行了相关研究。它主要从三个方面解决了两个问题:理论研究,实践经验和模拟计算:养老保险是否应采取税收激励措施,采取何种税收激励措施。在理论研究方面,一方面从公共财政税制选择的角度比较了综合所得税制和支出税制在实现税收目标和体现社会公平中的利弊。虽然在公平性的某些方面缺乏支出税制,但在实现公共政策目标和公平的其他方面,它优于综合税制。另一方面,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了鼓励企业和个人购买补充养老保险的税收激励机制。在实证研究方面,相关研究结果表明,税收激励不仅在个人投资组合的选择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可以极大地促进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特别是补充养老保险,提高退休后的人民生活水平。 。 。主要经合组织国家的实际经验表明,EET模式起着重要作用。各国具体的税收优惠办法对中国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在模拟计算方面,本文着眼于微观层面的选定代表个体,从替代率和税收杠杆两个方面获得15%的最优惠幅度。

在宏观层面,我们进一步考虑了中国未来人口结构的变化,并衡量了企业年金基金和税收支出的累计金额,进一步说明了税收优惠的可行性。最后,在本文的回顾和模拟的基础上,提出了相关的政策建议:国家不仅要明确采取何种税收优惠政策和具体的优惠幅度,还要完善税收制度,引入优惠规则。确保国家。税收优惠真正用于最需要的地方,而不是国家的税收损失。



引用

[1] Bodie Zvi,1990年,养老金作为退休收入http://sblunwen.com/sszclw/ insurance,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28(1):28-49

[2] Davis,E.P.,1995,养老基金:退休收入证券和资本市场,88-96

[3] Diamond P. A,J A Mirrlees。,1981,Optimal Taxation and Public Production I. AmericanEconomic Review。 61:19-71

[4] Dicks-Mireaux,L。&King,M.,1983,Portfolio composition and pension wealth:Aneconometric study。在Z. Bodie和J. B. Shoven(编辑),美国养老金系统的财务方面,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5] Dilnot Andrew,1992年,私人养老金征税。在Z. Bodie,O.S。 Mitchell和J.Turner,获得雇主提供的养老金:An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