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文学论文范文 > 【原】2018年当代文学论文精选:打开现实之门与虚构想象 - 刘庆邦小说中的女性形象研究

【原】2018年当代文学论文精选:打开现实之门与虚构想象 - 刘庆邦小说中的女性形象研究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5-15 23:56:24

一。女性与冷静:作为文学想象的叙事起源




(1)建造精神家园


小经验对一个人的影响往往是终身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它似乎有更深刻的意义。刘庆邦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在他19岁之前,他没有离开村庄进入煤矿。从那时起,他离家乡越来越远了。然而,距离的延长不仅没有切断他与本土的联系,反而扩大了他的空间而错过了他的家乡。正如它所说,这是因为“平原用水作为食物,我也用野菜,树皮和草根将我提升到19岁。秋天有父亲和村庄,河流,田野,秋天的花朵冬天的一切都是压倒性的。大雪,像血流一样,在我记忆的血管中流淌,只要我感受到血液的脉动,我就会记得生下我的土地。“当刘庆邦成为一名作家时,他在白皮书上写下了自己的作品。生活充满情感时,村庄成为他最重要的创作形象。像大多数本地作家一样,刘庆邦正在回忆他的家乡作为“海外人”。因此,他的家乡在他的着作中不再是现实的风景,父亲和乡亲,而是变成了无尽的乡愁,是他灵魂的栖息地,也是他灵性观察的温柔家园。从这个意义上说,刘庆邦的乡土系列小说更接近“浪漫的土地”或“梦想的土地”,因为它们远离真实的土地。 “浪漫主义国家”是20世纪30年代沉从文所代表的北京作家的文学选择。对本土的梦幻描写是北京风格小说的一大特色。刘庆邦之所以选择“研究”沉从文,笔者认为,这并非偶然。类似的人生经历和同样的精神体验是刘庆邦自觉接受北京小说价值取向的根本原因。


当沉从文20岁时,他离开了家乡湘西,前往北京教书。在这座城市生活了50或60年的沉从文一直生活在“乡下人”中:“我在大城市生活了十年。我仍然是一个乡下人。我从不习惯这种道德这个城市的人们习惯的快乐和道德乐趣。同样,刘庆邦19岁后离开这个城市,在河南新秘密之后进入北京首都,从宣传记者到编辑这份报纸最终成为一名专业作家,已有40多年的历史。对于都市生活和文化,刘庆邦的内心情感复杂。虽然渴望得到认可,但更多的是隔膜,混乱甚至疲惫。这与沉从文对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不谋而合。如果“八匹马”是沉从文在城市心理状态的一种讽刺,那么“都市生活”就被视为刘庆邦作品中的一部小说。 - 叙事特征.T他的小说讲述了报纸编辑田志文和一辆废弃的自行车来回走动的故事,以及许多比赛的荒谬故事。主角有稳定的工作和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在这种轻松的背后,隐藏的空气和城市灵魂的空虚。田志文的心是孤独和孤独的。他的生活是僵硬无味的。只有在与这种无主的自行车的反复斗争中,他才能获得短期的精神释放。 “都市生活”中的生活现实和精神体验都是田志文和刘庆邦。这个城市允许刘庆邦接受现代生活和文化,但没有让他找到根源和家园。为了找到一个宁静的灵魂之家,没有精神支持的刘庆邦把目光投向了心爱的村庄,走上了建设理想国家的道路。


......................




(2)面对现实生活


在“梅牛羊阳”和“鞋子”这样的女性小说中,刘庆邦以其独特的温情与他的理想世界联系在一起。这使得其他酷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越来越难看和黑暗。这些女性大多从农村走进城市,在市场经济和商品概念的侵蚀下,她们脱掉了纯粹的人类外衣。人性被扭曲并暴露在烈日下。最后,一步一步走向倒下的深渊,“祖国在哪里”“兄弟姐妹”就是它的代表。那么,在同一位作家的笔下,为什么有两种女性形象如此矛盾和矛盾呢?


事实上,刘庆邦的创作不仅留在了理想家园的建设中。当他面对现实并面临越来越多的农村妇女进入城市工作时,另一个女性形象

也滑到了空中。他的笔:他们不再是纯洁善良的女人,他们的人性被城市慢慢疏远,无一例外,他们走上了破坏的道路。


刘庆邦的小说不仅简单介绍了矿区和城市底层的黑暗与残酷的生活,也是对进入城市的女性悲惨命运的生活关怀。这些女性中的大多数都拥有美丽而美丽的外表,但遗憾的是缺乏现代生活中的精神力量和自我选择性判断。他们只是自然地盲目地听取命运的戏弄和操纵,并且处于混乱的现代工业中。在城市中,最终,他们被推到深渊,无法毫无悬念地自拔。


短篇小说“家庭之家”的夜晚总是充满了黑暗和不安。矿工的妻子小艾带着温柔善良的心来到矿工的家里,但这里只是一个欲望和贪婪的地方,因为“家庭房也被称为繁殖站”,小艾只是老人的欲望发泄和不满。工具。最后,他成了贪婪的尸体。 “月亮弯曲在九州”讲述了一个乡下姑娘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威胁到人类邪恶的过程,这个女孩是这个国家纯粹纯洁无辜女儿的成员 - 罗兰。由于失去工作能力的父亲已经关闭的矿区,母亲无法维持生计,整个家庭陷入困境。于是她走出了这个国家,终于来到了这个城市。她可以成为舞厅里的服务员来支持她。然而,她在接受记者的百元小费的同时,遇到了北京的记者并接受了所谓的“新思想”启蒙。从最初的拒绝接受最终忍受金钱的诱惑,罗兰走出了追逐金钱的城市生活之路,最终导致她进入了罪恶的生活。在“家园在哪里”,由于贫穷而被从村庄推到城市工作的何翔,虽然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的童贞,却充满恐惧和对城市生活的抵抗,“当她看到城市当她穿着漂亮的衣服时,她觉得自我贬低。因此,“香香”这个名字的含义和隐喻逐渐显现出来:漂中级职称晋升亮衣服的强烈占有性使她很高兴接受承包商张的时间。吉生送她的时尚。在风衣,金钱的贪婪和实现的愿望中,她终于悄然成为了张继生的情人;渴望能够长期过上优越的生活或者是傲慢的,所以她希望与张继生的关系保持长期的情人......所以,当这些金钱材料的诱惑慢慢侵蚀道德时,“这个国家的女儿国家的所有芳香之美终于停止了 - 香火停止了。如果她刚开始堕落,她仍有一点点自责。然后,在此之后的实物交易中,她忘记了她的个性意义和应该保护的价值。 “赚钱就是她。她付出的代价是她的目标。金戒指和钞票可以让她放弃自己的个性和尊严。何翔的停止不仅仅是外在因素造成的。而人性中的劣等因素也是如此。因为贪婪和享受是腐败的根本原因。在“兄弟姐妹”中,被从农村欺骗到城市并被迫从事卖淫的女孩仍然充满了恐惧 - 害怕家人的哀悼和恐惧。失去面子意味着她心中仍然有一种羞耻和善良。但当她的身份被一个与她的第二个兄弟混淆的女人揭穿时,她再也找不到回归纯净的土地了。希望重塑生活。所以,内心已经死了。她终于成了一个在广阔的城市里徘徊的行尸走肉者。


........................




二。现实与虚构:一群性格鲜明的女性




(1)审美诗意小说


在刘庆邦的笔下,善良纯洁的女孩,情感丰富细腻,是大自然对纯美的体现。这种审美追求是他在作品中精心创作的诗意理想世界。 “如果有这样一个测试问题:你认为人类世界中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我会填写一张图片:女孩。”刘庆邦曾在一本关于“女孩”的书中说过。关于这位女孩的最赞美之处在于他灵魂中的诗意歌词。在他的笔下,梅牛,猜猜萧和邢彩等乡村女孩的纯洁和诗意被打破了......


梅牛在梅牛杨杨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是村里南部河岸上每天的主要生活。河边人烟稀少,但是有大片的草和花

各种颜色。在阳光下,微风中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纯净和美丽。这个世界没有受到任何环境,人类或文化的污染。把羊放在乡下是一种工作,但梅牛并不这么认为。在梅牛的世界里,羊是她唯一的朋友。当她在羊群上时,她正和她的朋友一起玩。因此,让绵羊去美牛是一件快乐而幸福的事。她会和羊说话,和羊一起唱歌,用自己的小花蕾喂绵羊。梅牛对羊的爱似乎是她固有的本质。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美丽而精神的。当羊拒绝吃花时,梅牛偷偷猜到了出生前的羊必须是爱花的人;当她看着羊的眼睛时,她觉得“羊的眼睛看起来更像人的眼睛”“任何人的眼睛都没有羊的眼睛那么美丽和善良。”


为了让梅牛把羊放好,她答应当水羊出生的羊羔长大后,把它卖给梅牛做一件棉夹克。这使得梅牛的行为似乎有一些实用色彩,但梅牛很快就忘记了这个承诺,我沉浸在绵羊带给她的快乐中。


在水羊怀上羊羔之后,梅牛每天都会去羊的肚子,想听听羊羔是否有任何动作。终于,有一天,她听到羊的肚子移动,非常高兴。她对羊说:“羊,羊,你的孩子感动了,你感觉到了吗?”这种“小成人”的语调让读者有点怨恨。尽管梅牛的心理和话语与孩子一样幼稚,但情感与成年人一样丰富,特别是当他们和羊在一起时。这个小女孩似乎是这样的。我长大了很多。


.........................




(2)赤裸裸的写作欲望


现代城市的消费文化对农村生产和生活方式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传统的农业文明已经不能满足农村妇女的物质和精神需求。现代城市文明已成为渗透传统村庄习俗和生活方式的不可阻挡的趋势。在这种现实的背景下,许多农村妇女不愿意坚持贫瘠的村庄并进入城市。然而,在欲望的徘徊中,精神被扭曲并最终迷失。刘庆邦的一群困惑的农村妇女在无助中挣扎......


“家庭活动室也被称为繁殖站。”刚看完“家庭房间”的第一句话,我忍不住让我发冷,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描述实际上是来自刘庆邦的笔。虽然我感到不舒服,但我也给了我一个良好的开端,并从一个童话般的乡村梦中唤醒了我。


当刘庆邦上来时,他带我们去看了一圈混乱的家庭房。文字中第一次提到主角小艾,就是Hei C的妻子的嘴。悦儿村离她不远,所以小艾的情况很清楚。她的丈夫,老人,是一个粗心的人,他在矿里赚的小钱也花在自己身上。在前一年,村里取了很多水,每个家庭都建了一个瓦房。只有小艾还和孩子一起住在草棚里。在愤怒的叹息之下,他前往新疆种植千里之外的棉花。他想用自己的力量建造一个瓷砖房子并让她一看。谁知道棉花收获不佳的结果,小艾不仅没有赚钱,连家里的农活也拖延了。小艾有时会在市场上遇见月亮并向她喊叫她很沮丧:虽然她想与父亲离婚,但她害怕开玩笑。其次,虽然她不赚钱,但她是一名工人。


从小艾的话来说,不难看出小艾决定嫁给老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矿工的身份,而不是爱情。在这个国家,有不少女性有这个想法。因为他们只重视物质条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另一半缺乏足够的了解,从而延误了他们的生命。然而,小艾的情况似乎更加挣扎。它不仅缺乏与老人的精神契合,而且即使是最基本的物质需求也无法满足。以前的“工人身份”只不过是一顿不能吃的饭。空名。老人的无能和无知使小艾有了改变自己生活条件的想法,所以他远赴新疆赚钱。从表面上看,小艾似乎有勇气主宰命运。但当我再读一遍时,我意识到她并没有摆脱对男人的依赖。她依靠自己的力量建造房屋,但是要向她的男人证明她能负担得起她。大多数决定都是在愤怒的情况下做出的

生病了。 失败后,小艾回到了他的前世。 尽管他受到了冤屈,但他还是拒绝离婚。 除了害怕别人的八卦和怀旧之外,缺乏独立人格和自我意识是她不想离婚的真正内在原因。 因此,年轻艾莱家族寻找老人的行为也是读者的期待。


......................




三。 微妙和简约:独特的艺术方法................ 22


(a)独特而多样的叙事视角............ 22


(2)故意追求细微的细节............... 24


(3)纯文学民间语言............ 26




三。 微妙和简约:独特的艺术方法

(1)独特而多样的叙事视角


观察事物必须具有一定的角度,角度是不同的,并且产生的效果经常变化。叙事视角是在叙事文本中观察和讲述故事的视角,这是作者在文本中叙述时所选择的文化立场。它使我们能够更清楚地掌握文本的意识形态倾向和价值取向。纵观刘庆邦的小说创作,除了“听戏”,“五仙”,“干水的季节”,“一亩地的故事”,“没有办法掩盖悲剧”和其他作品,第一人用于叙事,大多数其他作品都在第三人称。


在第一人称文本中,叙述者也是故事中的一个人物,叙事焦点因此被转移到作品中,成为一种内在的焦点叙事。叙述者不仅可以参与事件的发展,还具有讲述和评价读者的功能。例如,在“低水季”中,刘庆邦赋予小女孩所有的叙事能力,并且在敏锐而专注的眼神的帮助下,他全面而细致地记录了丧偶母亲在她身上所经历的一切。生活。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读者是母亲想要去鱼塘为黑人叔叔辩护的场景。在变化的眼中,站立的母亲似乎比黑人叔叔坐着更短。这个表面似乎是由于女孩的视线造成的错误,作者实际上想用这样的场景揭露其背后的不平等价值状态,并解释母亲的困难。这时,刘庆邦完全站在一个农民女儿家的视角里观察叙事,从母亲的阳刚工作到母亲的回归到弟弟的喂养,直到现场惊呆了。母亲的中暑。通过改变的眼睛清楚地记录了两只眼睛。刘庆邦用这个年轻女孩的视角描绘了一位伟大母亲的形象。这种第一人称叙事视角不仅缩小了读者与人物之间的距离,而且增强了人物的真实感,具有相当的传染性。


第三人称叙述是从与故事无关的观察者的角度描述的。它也被称为全知性视角和非焦点叙事。由于这种叙事不受叙事视角的限制,叙述者可以完全控制作品中的人物及其命运,以及所有事件,这些事件在促进故事发展和展示故事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人物的内心世界。这种叙事常用于传统叙事作品中。在刘庆邦的小说中,作者运用这种叙事视角来创作一系列具有不同个性的女性形象。如“谁的小女孩”,“梅牛杨洋”,“小妹妹”,“甜瓜墓”,“鞋子”,“测深仪”等。这个无所不知的叙事的叙述者知道像上帝一样的所有秘密,并且可以自由地进入任何角色的深处进行挖掘而不受视角的限制。 Little Sister小姐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小妹妹”中,作者讲述了一位年轻女士照顾她的罗盘兄弟的故事,展示了闪闪发光的母亲之光以及姐姐心中的天生责任。在叙事过程中,作者通过捕捉不同人物的心理行为,自由地表达了对弟弟鲁平的爱。


.........................




结论


如今,像刘庆邦这样关注短篇小说艺术的作家很少见。他一直从事“书籍分工”的写作工作。评论家孟凡华曾对他评论过:“他不是一位成名的作家,他的名声源于耐心和持久的创作。” 1如果他被说出来写作和探索的过程是一段旅程,那么他遥远但生动的童年记忆就是他的出发点。虽然他充满深情,勾勒出诗意和田园诗般的女性长廊,但他也可以面对残酷的现实生活,呈现农村妇女心理对农村妇女心理的影响和转变。 。超过30年的创作生涯并没有减少刘庆邦对人文关怀的坚持。相反,他清楚地意识到利用生活写作女性,在贫穷和贫穷的村庄,在无助的黑暗矿井中捕捉诗歌的重要性。寻找中间的光,在平凡和微妙的环境中诠释人性的善恶。当大多数作家为了迎合“新的,不断变化的”语境而引起文学世界的堕落时,刘庆邦的

当许多读者被商业文学淹没并遭受审美疲劳时,短篇小说留给了文学世界,具有丰富而慷慨的品质。 他以清新凉爽的气氛,打造了一个宁静舒适,和谐的文艺园,以其惊人的记忆和丰富多彩的文学想象力,为现代文明的高压下的灵魂生活提供了对接的精神。 港口。


参考文献(略)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