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文学论文范文 > 【原】文学毕业论文2018年优秀范文九:严歌苓小说人性主题探析

【原】文学毕业论文2018年优秀范文九:严歌苓小说人性主题探析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5-16 13:44:11

第一章是严歌苓作品的邪恶本质。




第一季度的战争就是对人性的破坏


战争几乎总是伴随着人类的历史。直到今天,战争仍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在弥漫的烟雾中,人们失去亲人,失去家园,流离失所。战争本身就是权力与欲望之间斗争的产物。它是某些权力阶级践踏他人的生命和权力,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因此,它充满了暴力,血腥,仇恨和杀戮,破坏了人类的物质文明和文化发展,是人类面临的典型极端环境。在战争中,人们可以将生命看作是一种芥子,并且可以完全抛弃人类文明的成就,仿佛它们被恶魔所拥有并成为杀人机器。当面对与人类同样的敌人时,它们甚至不如草和动物。怜悯和温暖,人们应该消失的所有修炼,以及人类的邪恶最大程度地被激怒。


严格林年轻时曾作为战地记者参加了越南的自卫反击。她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和疯狂。她在战场上面对着太多生命的生死,这使她拥有更多的生命和人性。在深入反思和理解的情况下,战争也成为她多次表现出的复杂人性的场景。她试图描述血腥的战争,人们如何在战争环境中变得冷漠,暴力和疯狂。普通人在战争中失去人性,成为杀人机器。战争的受害者在迫害生活环境中侵犯人道。无奈的选择,让我们思考战争中的人为扭曲。


战争中的人性毁灭


战争可以最大化人性的扭曲或疏离,挑起人性中的邪恶,并将人变成杀人的恶魔。在战争中,屠宰生命已成为最广泛的手段,生命面临着最大的威胁。人性中的动物本性受到极大刺激,嗜血心态膨胀,屠杀与嗜血形成恶性循环并相互推进。例如,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了罪恶的罪行。他们任意践踏他人的尊严,浪费他们的生命,即使对无辜的平民也是如此。他们谋杀并焚烧邪恶,并将人类的邪恶带到极端。


“第九寡妇”始于日本侵略者席卷村庄的背景; “金陵十三”是以1937年日军南京大屠杀为基础的;在“8月13日”事件发生后,“定居者”以上海为基础;小燕多赫是以东北日军投降为基础的。这些小说展示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罪恶及其残酷和无情。在日本军国主义的灌输下,日本侵略者成了杀气腾腾的恶魔,甚至将中国人谋杀致残。 “日本士兵看到年轻和中年男性平民被抓住并开枪。” “日本吉普车越过一名身高超过一米的中国男子的身体。” “一只爬行动物将一具尸体滚到地上,眨眼之间有血肉之躯。它被印在混乱的道路上,并在沥青地板上留下了阴影。”日本军队使用枪支屠杀中国人。这只是他们杀气腾腾的疯狂的一个方面。他们还用各种杀戮方法折磨中国人,这更加扭曲和扭曲。在“小牡蛎和鹤”中,日本士兵用几桶开水烧着张的大哥活泼;在“金陵十三”中,日本军队不仅迫害了他们遇到的女人,而且还“三次五次从安全地区拯救好女人”。女大学生遭到强奸和杀戮,“他们”寻找年轻女性的疯狂甚至超过寻找中国士兵。“被强奸和杀害后,他们甚至会被解剖和烧伤。他们还切断了未出生的婴儿日本侵略者不仅伤害并遭受了被他们致残的中国人的伤害,而且那些目睹第三方暴行的人遭受了终身苦难。美国红十字会的Whitline因为在地狱中看到太多难以忍受的场景而受苦。她回到中国后不久就患上了抑郁症,并在第二年去世。


...................




第二节政治浪潮中的人性扭曲


在政治浪潮中,大规模,高强度的思想和政治运动影响了人们的思想。各种口号和政治斗争使人们的价值观混乱,陷入了风采

ticism,很难辨别是非。很容易出现盲目听话的心理和行为。无意中成为荒谬时代政治运动的帮凶,也成为受害者的怀疑。


一个人的道德观的消亡


关于“文化大革命”,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抱怨和眼泪。在严歌苓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一个荒谬的黑白逆转时代,政治激情猖獗,理性思维被抛弃,人们在“集体”,“革命”和“理想”的旗帜中任意傲慢,他们是做与人性相悖的事情。 。 “集体”,“革命”和“理想”成为压制人性,嵌入人性的原因。人类的生存价值和人类的本性不仅变得毫无价值,甚至无关紧要。自然本性被抛弃,人们被阶级划分,个人生命的价值以“集体主义”为借口被绑架。人们成为集体附庸,而不是独立的附庸。杀死人的个性,践踏人的尊严甚至生命是一种常态。面对集体,人类生命和感情的血液价值得不到承认,爱情和其他生活欲望受到压制。对个人而言,生命,情感和个性最重要的是被拒绝。人们的自然情绪被掠夺,家庭变异,爱情缺失,友谊被扭曲。还有更多的例子就是所谓的意识形态进步,人们的良心和道德湮灭,背叛亲人,揭露朋友,破坏爱情。由于阶级斗争,父母和亲爱的父母之间的界限是无数的。有些人甚至用“集体”,“理想”和“革命”的蝎子来满足他们的欲望,甚至发泄他们的欲望。对与错,黑与白都是粗暴的衡量和判断。生产,生活和艺术都必须符合相同的价值观。他们不允许有所不同。不允许任何异议,也不允许自我。当人的生命,尊严,自然和价值被无情践踏时,人性的黑暗,丑陋和野蛮方面是不择手段和傲慢的,中国传统的道德和道德体系遭到破坏和破坏。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在“小小鹤”中,长子张铁为了追求进步,背叛了自己的母亲,许多起重机,与家人分手,转向反叛派。春梅是一位学业成绩优秀的女儿,最初被空军录取,但由于她的家庭没有红肿,导致学校辍学和疯狂,因此她非常自卑。小鹏被政治思想和权力所操纵,并在六个父母中失败了。在第九个寡妇中,他的父亲孙怀庆被列为地主欺负者。为了追求政治和思想上的进步,他的第二个儿子孙少勇和他的父亲明确区分并断绝了父子关系。在他的父亲即将被枪杀的时候,他还写了一本反思书“坚决支持政府压制欺负地主和防暴领袖孙怀庆。我主张尽快处决孙怀庆。” “灰色舞鞋”中年轻而有前途的官员要保护自己。坚决背叛了小耳朵的简单痴情,背叛了纯洁的爱情。在“女人的史诗”中,田素飞被要求切断与丈夫的关系,丈夫被归类为“牛鬼”,她的行为也受到监控。那时,人们热衷于揭露,检查,通知和出售。 “报告他人并关心他人的道德在那一年是诚实和友好的。” 2


.........................




第二章是严歌苓作品的人性。




自然人性的第一部分


出生,受过教育,富人和穷人,无法真正定义一个人,生活的细节真实地反映了人性的闪光和黑暗。生活在一楼的人没有受到太多现代文明的教育,例如渔民,牧羊人,农民,工匠。虽然他们对艺术一无所知,但他们很少受到特殊的塑造和训练,他们的思想和行为都接近于本能。但它具有许多美丽的品质,可以更好地反映人性的自然本质。


严歌苓经常选择弱势群体作为她小说的主角,因为他们具有不受太多文明影响的原始欲望的力量,并且在呈现自己的生活条件时处于庸俗和扭曲的生活空间。人的内容。对于作品中的人物,她将它们恢复为真实的颜色,并从历史,文化和人性的角度提取人类丰富的内涵。

提供简单的非情感道德判断。


天堂的善良和爱


孟子认为,“人的开始,自然是美好的”,着名的法国作家雨果认为善良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女人的美丽与温柔和善良密不可分。冰心曾经说过,如果没有女人,世界将失去十分之六的“善良”。无论是王葡萄,多和,朱小环,田素飞还是萧御,善良和宽容是他们共同的人格特征。严格林写下这些女人走在历史洪流的边缘。他们都是从自己的心中开始的,具有很强的韧性和勇气。他们以弱小的身体面对社会和政治洪流,并坚持对自然的简单,善良和热爱。他们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他们的思想是如何“落后”的,总是被读者认可。


在“女人的史诗”中,严格灵从欧阳的口中说“农民是最深刻的。哪个统治者知道农民,中国就是他的。哪个作家了解农民,汉语就是他。她更喜欢描述和塑造农村妇女。她认为,没有惊慌和不舒服的农村妇女的态度是正常的,具有几乎相同的原始美德,并没有被现代文明侵蚀。与男子相比,妇女似乎天生就缺乏兴趣。政治和权力。男人的愿景是面向外面的世界,女人的愿景是走向他自己的世界。他们更偏离历史和社会。他们更关心他们的内心感受,家庭等。他们擅长从为了观察外面的世界,身体牢牢地定位在自我的家中。因此,严歌苓提倡人性的自然论文降重美。处于弱势和边缘地位的女性往往成为美丽的载体。在她的写作中。它们具有自然和自然的线性价值。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启蒙的结果,而是生命的真正复兴。这是一种符合生活的态度。历史的洪流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和生活,影响了他们的悲欢离合。它们符合历史,抵制历史,疏远历史,并不完全受历史影响。相反,他们努力在巨大的外部力量的压力下保持生命和情感的空间,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维持自己对生存,情感和精神的渴望,在一定程度上支配着自己的命运,反映了真实生活的强大生命力和对历史的积极反应。他们以冷静的态度面对世界的痛苦,以积极的态度生活,用坚韧,宽容和善良来赞美人类的美。


......................

第2节坚持人道德


人类是动物和社会的结合,社会性是区分人类与其他动物的主要特征。社会文化的发展决定了人们的社会内容。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人们不仅可以直立行走,而且可以创造工具,但人们必须具备某些品质,人们的行为必须符合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观。因此,当一个人的行为非常糟糕时,他通常被称为“非人”或“动物”,是对人类行为的最大否定。几千年来,人类社会逐渐形成了一套价值体系,即道德价值体系。在感情方面,有家庭,爱情,友情等。其中,由于血缘的自然联系,家庭关系是道德体系的重要方面。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和任何历史阶段都必须遵守道德人性。在行为方面,是否善良,诚实,正直,坦诚,宽容,辨别是非,是评价品格的重要标准。


“女人的史诗”是关于一个女人在红色革命时代对爱的追求。尽管女主角田素飞历史悠久,但她总是蹲在一个女人的小模式中。变革时代的革命性主题和伟大时代的风风雨雨成为追求小模式的背景。田苏菲16岁时离家出走参加革命,但她的动机不是革命意识和意识,没有宏伟的理想,只因为她被欺骗的毛衣学生,因为害怕他的母亲用扫帚幼苗殴打自己然后逃离了房子。显然,这只是一种自我发行而非一种意识。她不是那种有文学思想的人。她是一名演员,因为从小就是一个“男人疯了”,“懦弱”,“不怕丑”,她是一个真正的角色。后来,她成为舞台上的红人,在官方话语中诠释了大量具有特定符号和象征意义的革命人物,如革命模型歌剧中的刘胡兰和希尔,可以说深受其影响。革命性的想法。然而,她努力发挥每个角色的最大动力是赚取更多的食物并维持家庭的生计。她的现实生活也深受不可预测的历史情境的影响。她的丈夫欧阳瑜出生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整个家庭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作为一位知识渊博,富有洞察力的知识分子,欧阳懿在“文化大革命”中憎恨一些运动和事件,并拒绝与当局合作以使其不堪重负。田素飞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她有多年的革命经验,并且是舞台上的红人。她本可以与被归类为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丈夫欧阳瑜划清界线,但她拒绝这样做。她和以往一样情绪激动。我爱我的丈夫,更关心我丈夫的生活。我充满了自己的想法,“战斗也是身体上的,空腹不动。”我们尽一切努力补充丈夫的营养,他会毫不犹豫地把青蛙抓到郊区池塘里的丈夫身上。田素飞的童年伙伴和许多革命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处于高位,成为革命先锋,并教会了她很多。然而,她似乎摆脱了社会氛围以外的政治绝缘者和时代主题。她将爱视为生命,并认为婚姻和家庭比革命,历史和政治更重要。她的革命性工作就像任何其他工作一样谋生。她永远不会学习这个世界,她将永远保持一个小女孩的纯真,她将无法在她的脑海中侵入人性的负面思想。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以愚蠢而充满激情的方式热爱和生活。


..........................




第三章人性的救赎........................ 30


第一部分促进了人性的善良.................. 30


第二节加强社会的指导作用........... 32


第三节发挥文化的影响.............. 34


第4节注意宗教的吸引力...................... 36




第三章人性的救赎




第一部分促进了人性的善良。


人性的善良是人类救赎的前提和基础。善恶在人性中共存,但善与恶的区别。人们从无辜纯洁的孩子中成长,以最真实的人类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人生来就有邪恶

。渴望和追求真理,善良和美丽是人性和潜意识所固有的。孟子说:“慈悲的心,每个人都有它;羞耻的心,每个人都拥有它;尊重的心,每个人都有它;是非的心,每个人都拥有它。慈悲的心,仁慈,羞耻的心,正义;恭敬的心,仪式;正确与错误的心,智慧。仁慈,正义,道德和不存在,我天生就是,而且泡沫是聋子。 1意为“仁,义,义,智”这些都是自然界固有的。资格仅适用于尚未充分利用它们的人。无论心脏多么努力,总有一个柔软的部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开始就要做好事的愿望总是不仅仅是邪恶的。有些人因为生活环境的压迫,生活的挫折和内心欲望的扩张而刺激了内心的邪恶之花。有些人在困境中坚定地发扬善良的力量,坚持最初的心。另一方面,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深度进行评估。只有当他们认同自己时,他们才会感到更自信,更满意,更满意。 “真,善,美”的积极因素和普遍价值不仅是人类共同认同的标准,也是衡量自身的重要依据。


与此同时,每个人都生活在社会中,在这种关系中,很难有一个真正不关心眼睛和评价他人的人。每个人都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与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保持和谐的关系,并与自己的内心和解。在善待和忍耐的同时对待他人,同时也是一个人心灵的净化。当它符合外部世界及其内心世界时,人类的内心将趋于平静和平静。获得人类的幸福是建立在内心的平静之上的。人们追求幸福的过程实际上是在解决他们与外界和自己心灵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人性的善良是必不可少的催化剂。暴力的人必然会与社会形成对抗关系。它不能被社会和他人所认识,造成自己内心的矛盾,不能享受内心的平安和幸福。这与人类生活的追求相悖。在这方面,善良也应该是人类最明智的选择。


.........................




结论


探讨人性主题具有重要意义。当今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了物质的丰富。但是,精神文明的发展却落后了。在物质的洪流中,人们的价值观甚至被扭曲和颠覆。人性中许多简单而真实的东西逐渐消失。严歌苓高度赞扬人性的原始和简单之美。这就是为什么她喜欢描述不受社会政治和现代文明影响的弱势群体。她希望通过对人性的描述,呼唤现代文明中人性的回归。


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类的人性都不应该改变。回归真相,这意味着简单。从最简单的人性观来看,它有时是解决社会生活迷雾,寻找生命本质的有效途径。在战争的战争年代,在黑人和白人被逆转的政治时代,人们被迫生存,以野蛮和粗鲁取代文明,释放人性的邪恶,并关闭人性的善良。没有文明的王葡萄,根据自己的道德,以简单朴素的方式生活,保持自我,拯救周围的人。


人文主义哲学家弗洛姆认为“人生的目的是根据人性规律显示其力量”。 “善于肯定生命,展现人的力量;美德是人类对自己生存的责任。邪恶是削弱人类的力量;罪是人们对自己不负责任。” 1在今天对精神文明的强烈呼唤中,也应该更深入地探索精神文明的内涵。它不仅是一些简单言行的外在行为的规范,而且应该是人的自我个性。人性因素受到保护和刺激。人们对自己与世界的关系感到和谐,对生活有积极意义。保持乐观,逐步提高自己,有意识地追求真理,善良和美丽的行为。


在社会发展的任何阶段,主角都是人

众生,人类如何成为人类,以及如何维护人性成为一个不变的主题。 人性是普遍的,国界,民族和语言之间没有界限。 今天,由于社会的快速发展,相对于物质的丰富性,人性的缺失和扭曲也是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 尊重生命和回归人性是人类的共同愿望。 这也需要人类的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略)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