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文学论文范文 > 【原】当代文学中的人文铭文与文化反思 - 袁金梅小说

【原】当代文学中的人文铭文与文化反思 - 袁金梅小说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5-16 14:41:01

笔者认为,袁金梅小说的写作艺术也是独一无二的。推测性文本结构再现了作者思考,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在分析问题的过程中,她着眼于中西文化,人与动物行为的比较,以及过去和现在的反思。这清楚地解释了。


第一章中国近代人性的文化视角


第1节人类奴役

梁启超在“中国弱势追踪”中定义了仆从。 “奴役也是无知的,也是我,善与恶,也是,没有行动,是世界上最可耻的事。”奴役首当其冲的是奴隶的性格,即所谓的奴性,“指的是那些自我牺牲,消灭自我和良心,愿意在非人类或环境中处于劣势的人。”每个国家和社会都有奴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类的奴役呈现出不同的方式,无论是显而易见的,还是隐藏的,但总的来说,“愿意倾听人民,被奴役,帮助他人做恶。怨恨,但生活来自,为荣耀而卖是奴役的一个显着特征。“袁金梅主要表现了现代汉语在家庭环境,革命政治环境和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的奴役特征,揭示了其文化成因。

首先,在家庭环境中自我萎缩

周代宗法制度的创立和推进最终使基于血统的统治秩序制度化。亲属关系按一定顺序排列以实现有效规则,并建立基于父权制的等级。 “父母是家庭中的绝对权威,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其他家庭成员(即家庭成员)和父母可随时使用。主导,指挥和从属不平等之间的关系。“袁金梅表达了小说中父母的独特权力,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或者屈服于父母的力量,没有勇气”奈良离开“ 。敢;或在父母风格的影响下,以同样的方式约束下一代,以弥补过去的创伤。

在孝文化的影响下,个体积极接受“孩子为父亲”的价值,表现出无知和怯懦的状态。例如,在“疯狂的骰子”中,作者以荒谬的习俗揭露了范水人的生活。梵水地区对孝道有不同的解释。 “一个家庭的长子必须能够让他新婚的妻子,让它享受,并且快乐,这被称为'孝顺。'”荒谬孝道的影响接下来,范百平的爷爷放弃了他的妻子在新婚之夜,按照礼节规则前往其他地方。然而,异乡的孤独生活让他想起了他的新婚妻子。他有强烈的归乡感,想立即赶回家,但我被范水的“忍耐”文化所束缚,我无法团聚。

.....................


第2节人类动物的本性

袁金梅除了关注现代汉语的奴性特征外,还认为现代汉语还没有摆脱动物本性的根源。恩格斯说:“人们来自动物世界的事实已经确定人们永远无法摆脱动物的本性,所以问题只能总是摆脱或多或少的动物或人类程度的差异。”袁金梅在展示人性时,关注人类的动物本性,动物之间的战斗与杀戮,而不是人类。间歇性的外表,一方面缺乏理性的精神,另一方面,在等级的影响下,崇拜权力。

首先是暴力革命的残酷性

这个文化大革命特殊时期的故事贯穿了袁金梅的小说。中篇小说“中辰瑞子”,“罗坎村”,“明天有多远”和两部小说,“清门荔枝”和“疯狂蝎子”我写下了一个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场面,充满了鲜血。 “清门荔枝”专注于描绘皮丹的凶悍红卫兵。对于从西方学习回来的陈的祖父,Pidan不仅侮辱了他并殴打他,还威胁陈的祖母在他被带走之前签署离婚协议。禁止陈爷爷;对待“我”的母亲,皮丹的态度非常糟糕,拿着血迹斑斑的钢丝鞭子吓唬她,老实告诉她,不要有超越纪律的怀疑。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知识分子几乎成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被视为资本主义复辟的温床,是转型的对象。”陈爷爷,“我”妈妈两个知识分子

毫无疑问,Pidan成为Pidan批评的对象,因此,Pidan对他们没有任何怜悯。 Pidan最可恶的一面是惩罚四个妓女。 “Pidan的手带向四个女孩的头部挥了挥手。左右两个女孩都被殴打。在Pidan身边的魏青山成为红卫兵的成员之后,他猛烈地洗劫了家乡。 Shezizi。他拿着一把刀大喊杀人。剪刀巷里的老人和孩子都吓得尖叫起来。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对“奶牛和鬼魂”进行了野蛮和不人道的折磨。各种野蛮行为,如“街头旅行”,“高帽”,“剃光头”,“辣椒水”等等,许多无辜的人受伤或死亡或者更严重的杀害。他们用极其残酷的手段鞭打教师和亲戚,呈现出一种无知的一面,偏离了人类的自然本性,与文明不相容。

......................


第二章是袁金梅小说的叙事艺术


推测文本结构的第一部分

关于小说的写作结构,袁金梅毫不犹豫地说:“我有时故意使用'开篇,故事文本,结论'的结构。”也就是说,首先使用问题,然后分析问题,最后总结问题的写作。结构体。这种写作在中篇小说“中辰抗原”的收藏中尤为明显,其中大部分都是在这种结构中进行的。


首先,在小说的开头,作者引用培根的名言,“当然,每一剂药都是一种创新,而不想使用新疗法的人应该是新的邪恶。”忠于大庆的忠诚的大臣;祖父是联盟成员,为国民党服务;母亲是共产主义者,有绝对的信仰;和“我”并不是对父母的傲慢。从四代戴家的生命历程来看,每一代人都在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采用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但每一次尝试都没有对社会有所帮助,值得命运。因此,四代家庭的行为刚刚证明“使用新治疗方法的人不会预料到新的邪恶”。培根的名言与整篇文章相呼应,并可能揭示小说的焦点。

.......................


第二节叙事干预:突出作者的论证

叙述者干预,也称叙述者评论,是叙述者对文本本身以及文本中的人物,事件和社会现象的评论。它是叙述者主体意识和价值观的体现,引导读者按照自己的伦理道德。价值标准了解事件和人。在文本形式中,叙述者经常暂停讲述的故事,为正在描述的人物,情节或小说论文降重添加评论。虽然叙事干预存在于传统小说中,但在现代小说中,它既可以是隐含的,也可以是显性的。正如胡亚敏所说:“叙述者可以公开或隐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存在,但他不能完全沉默。无论叙述者多么中立,都不可能实现绝对的客观性和冷静。他们将使用文本来表达他们的意见和观点。

在小说“中辰瑞子”和小说“清门荔枝”和“疯狂蝎子”的整集中,我们将在袁金梅的小说中找到两种干涉:对话的介入和故事的介入。尽管对话语言的干预偶尔存在,但它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与严歌苓“女性草原”和“抚桑”中的话语干预形式有很大不同;故事的介入是鲜明而突出的。它突出了叙述者的立场,并构成了文本的主要特征。通过干预干预,作者突出了他的主观意识,围绕着一个充满民主和正义,倡导法律的社会。

首先是对话的介入

对话的介入是叙事形式的介入。 “叙述者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使用元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元叙事)来说明如何将作品分成章节,如何表达,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用一句话表示它的内部结构。“笔者认为,袁金梅小说的干预没有明显的暗示,但它表现出一种干涉色彩,这种干涉不仅仅是文本的结构。它还表达了叙述者在结构变化中的价值立场和情感倾向。

........................

第三章于禹的意义与局限

金梅的写作.............................. 43

第一部分突出了知识分子的立场........................ 43

第二部分丰富了小说创作的多样性...................... 45


第三章袁金梅创作的意义与局限


第一部分突出了知识分子的立场

袁金梅说,他的小说探讨了人性及其背后的文化。归根结底,她关注中国的民族性格。在中国现代和当代文学史上,对国籍的批评经历了从高潮到冷却再到重启的过程。新文化运动是国家批判的高峰期。这一时期主要关注对传统文化缺陷的批判,肯定自我价值。此时,鲁迅是一位批评国籍问题的鼓手。他深刻地反映了父权制的伦理纲要文化。并努力改变人民的性格和意识形态。然而,在随后的抗日战争中,这种改变民族性格的启示被颠倒了。 “救赎”压倒了“启蒙”。在长期的战争和动荡中,工农群众表现出了巨大的力量。在人民共和国成立的17年中,人民成为唱歌和唱歌的对象,对国籍的批判基本处于休息状态。后来,文化大革命发生时,一些知识分子采用后反思的形式,但缺乏某种现实感和思想感,未能达到反思的目的。走向商品经济社会,市场伦理以较强的方式洗涤社会,作家的批判精神受到市场的压制。此时,国籍问题呈现出严重性和复杂性。面对河流的社会环境,虽然一些作家开始批判民族性格的伦理文化,但许多知识分子保持沉默隐蔽的姿态,对传统文化的反思较弱。或者与生活环境不同,袁金梅敢于大声说出,强烈批评传统文化中的等级和人际关系,指责集体主义压制个性,正如一些学者所评论的那样,“这种文学创作意味着启蒙革命的概念因素也可以被视为启蒙运动的自我升级版本,它拯救了启蒙运动的启蒙和尚未用尽的临界价值的合法性。“

袁金梅在作品中对中国民族性格进行了大胆反复的演讲,通过干预叙事突出了他的观点,表现出了知识分子的强烈社会责任感。

.......................


结论

作为海外华人作家群的一员,袁金梅和其他作家一样,写下了异国生活的艰辛,但只写了其中的一小部分。他思想的核心集中在中长期小说中。作者的批评主题一直以“文化与人性”为中心。这是她写作的突出点。

“作为一名作家,我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寻找它。”袁金梅遵循发现的理想,考察了中国现代人的各种性格,并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了寻找人的原因。在见证了现代人的旷工之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队伍被视为“万恶之源”;在蔑视动物主义的人性之后,中国传统文化中对权力的尊重成为“罪魁祸首”“大恶”;在感受现代人处理情感的原则时,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成为“罪魁祸首”。作者以对人类的爱和责任,剖析中国文化,不断询问人的灵魂。他不断试图在审判中完成民族性格,突出知识分子的良知和人性。然而,对中国而言,对人性和传统文化的批判也有些简单。在展示现代人的个性弱点时,他们的角色大多是扁平的,并且有“嫌疑人”为主题服务。

袁金梅小说的写作艺术也是独一无二的。推测性文本结构再现了作者思考,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在分析问题的过程中,她着眼于中西文化,人与动物行为的比较,以及过去和现在的反思。这清楚地解释了。在袁金梅的小说创作中,我们不能忽视哲学对她的影响。 “我吃过西方'哲学王''

我必须吃这碗米饭,这对西方哲学有好处,它不能等待和直截了当。“这种热情可以从使用大量的介入语言中看出来。 小说,但这种表达并不乏味,用一种充满乐趣的幽默语言进行装饰,实现了理性与兴趣的完美结合。然而,介入语言的使用有一定的弊端。它切断了文章的连贯性, 扰乱读者的阅读思维,给人一种讲道的意义。

参考文献(略)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