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文学论文范文 > 【原】跨文化背景下的女性写作 - 红影小说解读

【原】跨文化背景下的女性写作 - 红影小说解读

来源 : 互联网
作者 : 118期刊网
发布时间 : 2019-06-11 04:33:29


20世纪80年代初,洪莹开始成为自由撰稿人。作为那个时期为数不多的自由撰稿人之一,她写了小说和诗歌。 20世纪80年代末,她就读于鲁迅文学院和复旦大学。 1991年,洪莹在伦敦留学并在此定居。几乎所有重要的小说都是在之后创作的。他的杰作包括“饥饿的女儿”,“K”(后来更名为“英国情人”),“女人有行”,“上海王”,“上海之死”等。她的杰作已被全世界翻译成二十五种语言。除了翻译成英语和法语等主要欧洲语言外,它们还被翻译成芬兰语,波兰语,葡萄牙语和越南语。除了受到西方出版商的青睐外,洪英的作品也受到一些西方学者的欢迎。例如,英国诗人劳瑞德·安德鲁·莫森曾经说过:“红影的作品是尖锐的,不妥协的,直接的,有强烈的情感张力,但它也充满了诗意和优雅。”

作为一名作家,洪莹的身份是多元化的:女性,中国作家和居住在国外的外国人。洪莹既传承着东方的传统文化,又在西方文化的背景下写作,所有这些都使其文本不可避免地具有跨文化性。在文学创作中,创作主体的文化身份必须应用于作品。着名学者乐云云认为,“......人们很难完全脱离自己的处境和文化框架。对“异国情调”和“他人”的研究往往取决于研究人员自身及其国家的情况和条件。 “这句话适用于研究人员以及研究对象。”从文化的角度评价文学作品是因为在20世纪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中,文学是实践不同文化之间相互传递和交流的重要手段。文学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表现出不同的美学。文化理解和解释。文学既是文化意义的表达,也是可以承担传播和理解作用的不可或缺的“文化角色”。在跨文化“流通”的过程中,由于沟通者的不同身份,不同的语境和沟通的目的,同一文化会有不同的表现。可以看出,在跨文化文学论文检测创作中,作者的身份和地位的重要性。洪莹小说创作的人物形象与她多元化的身份有一定的联系,使她的作品显得复杂多样。具体而言,洪莹小说创作的时代不仅是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发生剧烈变化的一个特定时代,也是世界形势汹涌,从两极分化到多极化的时代。全球化和文学生态学。环境的复杂性和文学本身的发展规律使洪英的小说在创作主体心理,主体选择,艺术探索和文化精神等方面具有研究价值。特别是,作家创作了1996年至2000年的几部重要小说,如“饥饿的女儿”,“K”,“阿南达”等。这些文本创作于作家写作的高峰期,是作家的杰作。 。并具有后殖民文本的特点。根据通常意义上的后殖民理论的定义,后殖民文学指的是“对殖民关系进行批判性研究的文学。它以某种方式抵制殖民主义文学”,后殖民主义是“后殖民主义文化”。殖民地国家以强势或其他方式争取自己的历史主体地位。“但是,中国的情况非常特殊。一方面,中国从未被沦为历史上的一个完整的殖民地,因此在涉及外国的写作中没有明确而有意识的反叛意识;另一方面,它实际上遭受了帝国主义的力量,实际上承受了它的强烈诱惑。因此,这里提到的后殖民文本是一种文学创作,它出现在西方制度文明,物质优越条件和意识形态文化的自然优越性的影响之下。这些文本始终在字符设置中设置外来字符,并在图中设置。东西方文化的冲突或融合使得当代中国人心中存在的自我身份的描述反映在另一方的形象中。在这样一个时代,当评论员正在做文学时

他们需要在特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下审视文学文本,这是后现代主义背景下后殖民批评的重要原则。本文的第一部分着重论述了作家的“自足形象”与“东方主义”之间的关系。在形象学中,“社会集体想象”是指观察者或作者对外国世界的整体理解,以及作者创造异域形象的“意识形态和文化空间”,即“异国情调的图像“由作者创作。 “更多地反映了”自我“文化的需要。红影作品创作的人物形象和民族形象,体现了中西文化关系的力量差异,结合自身的文化认同,呈现出自我主义的形态。

论文的第二部分主要是探讨作家在跨文化语境中所写的叙事文本中隐含的女性意识。在今天的文学界,洪莹是一位特殊的女作家。她的作品中有一种独特的女性意识。通过对早期作品“女性游记”及其后期作品的具体分析,指出从欲望的写作到社会叙事的演变,从女性的私人空间到公共空间的延伸,就意味着鸿莹永远不会满意。在女性文学的有限私人空间中,我们正朝着女性表现的更广阔空间迈进。洪英创作的小说出版后,在域外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并得到了好评。然而,在中国,红影小说的研究状况并不令人满意。只有少数单页评论文章出现,声誉参差不齐。陈晓明和刘再富对洪莹的小说作了高度评价。其他评论家把洪莹的小说变成了流行的“低语写作”和“身体写作”。根据这些评价,本文结合具体文本,从女性主义批评的角度分析了“红影”的写作。总的来说,目前关于红影小说创作的研究相对薄弱,特别是在整体性和深入研究方面。本文以洪莹小说的小说文本实践为基础,通过对红影小说所呈现的文本风格的诠释,再阐述红缨小说的艺术成就及其在历史上的地位,阐释了小说的文化精神诉求。文献。给予客观的评价。本文以跨文化语境为出发点,以后殖民批评和女性主义批评为视角,贯彻红叶小说的本质,整体和文化诗学,具有重要意义。


目录

介绍................................................. ............................. 1

第一章自我东方主义的文本写作

1.1洪莹小说中的自我形象.......................................... ...... 4

1.2自我东方主义.............................................. ........ 12

1.3跨文化语境中的叙事策略......................................... 0.20

第二章跨文化叙事文本中的女性意识

2.1从个人欲望到社交场合.......................................... 26

2.2从女巫到女王---白日梦的延伸................................. 33

2.3定位和超越.............................................. .............. 39

结论................................................. ....................... 43

参考................................................. .............. 45

.................................................. 。


结论

本文探讨了洪莹创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探讨了作家自身文化和性别在跨文化语境中的影响如何体现在她创作的文本形象中,因为在一定程度上文本形象实际上是她自己的文化和性别影响的产物。在“饥饿的女儿”中,洪莹塑造了一个像“六月六日”一样在苦难中长大的女孩的形象;在“英国情人”中,她创造了“闵” - 一个陌生女人的形象,展现了东方的奇迹。通过这两幅图像,洪莹描述了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时期难以忘怀的特殊岁月,中国人民经历了重大灾难。她所写的不仅是这些特殊年代个人和家庭的痛苦和苦难,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共同痛苦。这正是詹姆森所说的,“关于个人命运的故事包含了第三世界大众文化的寓言及其影响。

通过这个寓言,中国人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所经历的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以及被艰辛所压抑的激情被揭示出来。对于跨文化的叙事作品,创作主体的文化认同将使其作品具有明显的作用。它的表现存在文化差异,而红影的作品则表现为“自我东方主义”。“自我东方主义”是对赛义德“东方主义”的延伸理解。它主要是指东方文化身份的作者。我想象自己,创造我自己在西方的方式来想象自己。从我自己与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差异。确认自我,确认自我,在跨文化创造中进行“自我再生”,这种“自我再生”经常与东方刻板印象的西方刻板印象,或固定图像,即图像的“集合”一致。形成与西方口味相同的“勾结”关系。香港创作的作品展现了“自我东方主义”的特征。我们不能否认它对中国文化弊病的批评,因为她迎合了西方人的口味。西方的愿景也可以是我们内省的视角。


引用

[1]朱丽媛,主编:当代西方文学理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2]林漱溟,“多维视角下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3] [美]雷纳韦勒克,奥斯汀沃伦,刘翔宇等。翻译:文学理论,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

[4] [美国] W C Booth:“Fiction Rhetoric”,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

[5]洪莹:饥饿之女,知识出版社,2003。

[6]洪莹:英国情人,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

[7]洪莹:女性行动,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


更多优惠

期刊推荐